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趋势
同庆楼首发过会,但餐饮老字号在A股的日子并不是太好
 [打印]添加时间:2019-12-16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26
 
 
  A股或将迎来一个新的餐饮企业。12月12日,老字号同庆楼餐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同庆楼”)接受证监会发审委上市审核,首发成功过会。
 
  不过,除了广州酒家外,在A股上市的老字号餐饮企业的日子并没有过得很好,反而一直被“亏损”、“业绩下滑”等负面消息环绕。
 
  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餐饮品牌顾问向时代财经指出,餐饮是重资产企业,如果想要收益增长就必须去投资、去开店,但投资后想要获得预期收益比较难;但不投资,收入就不会增长,净利润难有很好的表现。
 
  广东省老字号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范依萍则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老字号上市后要扩大规模,但传统的生产模式、手工模式满足不了它的要求,只能用机械化生产去替代,这样一来传统技艺就容易丢失。
 
  时代财经联系同庆楼就此置评,不过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门店数量徘徊不前
 
  过会的这一天,对同庆楼来说,等得有些太久。
 
  2016年6月21日,同庆楼递交上市申请书,彼时一起在排队等待的餐饮企业有广州酒家,但后者已在两年多前成功登陆A股市场。另一家企业广州九毛九餐饮连锁也早已转战港股市场,并于近日开始上市路演。
 
  同庆楼于2005年1月在安徽合肥成立,主要从事徽菜、粤菜等餐饮服务,旗下品牌包括“同庆楼”、“九月山”、“花千骨”等,其中“同庆楼”为1925年创立的酒楼,后于1999年获封“中华老字号”。同庆楼控股股东马鞍山市普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马投公司”)于2004年3月以27.3万元的价格拍卖获得该商标并无偿转让给现在的同庆楼。
 
  同庆楼,图片来源:官方公众号
 
  由于递交招股书的时间较早,同庆楼近两年的财务数据尚未公开。不过从12月12日证监会发审委对同庆楼提出的询问可知,2019年上半年,同庆楼的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速下降。增速缓慢乃至下滑这也是同庆楼前几年营收的主趋势。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同庆楼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68亿元、11.61亿元和12.7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3.47%、7.35%和7.78%;实现净利润7186.16万元、3143.44万元以及1.36亿元。
 
  与营收增速变缓相对应的是,同庆楼的门店数量一直徘徊不前。截至2017年7月,同庆楼共有直营店50家,主要分布在合肥、无锡。而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其拥有的直营门店分别是53家、54家、55家。从12月12日的上市审核会议上透露的信息可知,除了门店数量徘徊不前外,同庆楼单店的收入增长也同样缓慢。
 
  同庆楼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三年,公司将继续以新开直营店形式扩大规模,计划每年增加直营店3家以上。
 
  被同业竞争和食品安全负面困扰
 
  除了业绩增长缓慢外,同业竞争和食品安全问题同样困扰着同庆楼。
 
  在12月12日的上市审核中,发审委要求同庆楼说明公司实际控制人沈基水的胞弟沈基前长期从事餐饮行业,是否与公司存在同业竞争。
 
  沈基前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总共有12家,其中大部分为与“梦都餐饮”相关的企业。根据其官网介绍,梦都餐饮创办于1994年,以餐饮连锁为主业,致力于徽菜的开发,同时发展酒店管理、房地产开发、旅游娱乐。
 
  这些主营业务都与同庆楼极为相似,而在创办同庆楼之前,沈基水很长一段时间在梦都餐饮担任总经理,同庆楼的多位高管此前也曾在梦都餐饮担任重要职位。在同庆楼成立之后,直到2011年7月,沈基水才将其持有的梦都餐饮的全部股权转让给沈基前和王燕。
 
  同庆楼菜式,图片来源:官方微信公众号
 
  同庆楼在招股书中说明,沈基前所控制企业中存在与同庆楼从事相同或相近的业务,但由于两者之间在股权、财务、资产等方面均为独立的主体,对发行人的经营和财务不构成影响,该情形不构成同业竞争。
 
  此外,同庆楼方面还指出,虽然两者都是从事餐饮业务,但是不存在共同的供应商,主要市场的分布也不同,同庆楼主要在合肥、芜湖、安庆、北京、南京、无锡、镇江、常州和苏州开店,而梦都餐饮则在马鞍山、南京、上海和北京经营,虽有部分重合区域,但二者无论从地理位置或者价格定位来看,都相距甚远。
 
  但是,在12月12日的上会审核中,发审会仍然要求同庆楼进一步澄清是否存在同业竞争,说明市场重合区域的南京、北京餐饮收入所占比重,以及是否在这些区域存在利益输送。
 
  除此之外,困扰同庆楼的另一个问题是食品安全问题时有发生。其中最受关注的一起事故是2014年8月,无锡滨湖店售卖国家禁止生产经营的食品河豚鱼,为此,同庆楼被罚款9200元,并没收违法所得180元。
 
  招股书显示,2014年-2016年,同庆楼在食品安全、卫生、环保和消防方面一共受到过26次行政处罚。
 
  并且,这一问题仍继续存在。2018年,同庆楼就因所使用的三文鱼、金枪鱼、碗筷存在大肠菌群超标等问题被食药监部门通报。
 
  12月13日,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餐饮品牌顾问向时代财经指出,同庆楼上市仍然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一方面,同庆楼的股权结构背景不具备优势;另一方面,同庆楼的餐饮门店都属于直营,是重资产运营,这种经营方式下,想要业绩增长就必须投资,但增加投入后,年终的净利润就不会很高,其不具备上市的最优质条件;同时,由于餐饮涉及民生,有关部门在这方面的管理比对其他企业更严格,餐饮一旦出事,风险会更高。
 
  时代财经联系同庆楼就此置评,不过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老字号上市后日子并不好过
 
  如果同庆楼得以顺利上市,它将成为A股市场上第五家餐饮企业。
 
  A股餐饮板块素来冷清,自1997年4月西安饮食登陆深交所以来,20多年里仅有全聚德、湘鄂情、广州酒家顺利上市。
 
  俏江南曾在2011年冲刺上市,不过一年之后被终止审核,之后则转战港股市场。2016年5月就在排队等待上市的九毛九,也在两年之后转战港股市场。“狗不理”包子则转战新三板。
 
  然而,顺利登陆A股的餐饮企业日子也不见得过得很好。
 
  湘鄂情因餐饮业务亏损严重,早在2014年8月就转型发展新媒体和大数据,并改名“中科云网”,同年底还将“湘鄂情”的餐饮商标权转让出去。
 
  手握老字号招牌的全聚德和西安饮食的业绩也在持续恶化。
 
  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聚德实现营业收入11.91亿元,同比减少12.62%;净利润5260万元,同比减少59.09%。早在2012年后,全聚德就开始走下坡路,2012年全聚德的净利润是1.52亿元,到了2018年,净利润直接腰斩,跌至7304.22万元。
 
  西安饮食的情况更加糟糕,今年前三季度,西安饮食实现营业收入3.94亿元,同比增加5.10%;净利润为-2368.06万元,同比下滑467.25%。自2015年起,西安饮食就一直处于一年亏损一年盈利的状态,然而盈利的原因却并非是主营业务收入增长,而是因为拆迁获得补偿,扣非净利润实际持续为负。
 
  唯一在业绩上仍保持稳定增长的是广州酒家,但其并非是一家单纯的餐饮企业,食品板块为其贡献了更大比例的收入。今年前三季度,广州酒家实现营业收入24.08亿元,同比增长19.60%;净利润3.25亿元,同比增长9.12%。其中,食品制造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8.83亿元,占比高达78.20%;餐饮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99亿元,仅仅占20.72%。
 
  同庆楼菜式,图片来源:官方微信公众号
 
  为何老字号上市了却未得到较好的发展?
 
  12月13日,广东省老字号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范依萍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老字号上市后,要扩大规模,传统的生产模式、手工模式满足不了它的要求,只能用机械化生产去替代,这样一来传统技艺就容易丢失。同时,如果老字号躺在自己的金字招牌上吃老本,菜品没有提供更多的选择和创新,人们对它的热爱就会慢慢消失。老字号要做得好,除了招牌传承外,服务、管理和现代的模式也要跟上,才能做大做强。
 
  同日,餐饮业分析师、凌雁咨询管理首席分析师林岳告诉时代财经,老字号餐饮品牌上市之后普遍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有了资本后应该如何使用资本,门店扩张阶段,压力会越来越大,因为运营成本高企不下,开店也需要标准化的管理模式,但很多老字号在这方面却并不擅长。
 
  林岳进一步指出,老字号应注重品牌的升级和形象的迭代,把老字号盘活,不要吃老本,从菜品的出品、服务先抓起,把食品安全管理执行到位,才可能做出口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