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告中心 » 行业趋势
肉孜·木萨 新疆且末的“依格提”
 [打印]添加时间:2020-09-24   有效期:不限 至 不限   浏览次数:13
  且末很远,远在天边;且末很大,它的面积是浙江、海南两省行政面积的总和;且末很小,全县仅有10万关;且末很美,水草丰茂,人杰地灵;且末很富,物产丰厚,光热水土资源充足;且末很静,没有毂击肩摩的喧嚣,小城精致而干净。 
 
  2014年5月11日傍晚,在且末县城中心的昆仑广场,一场以“四个主题”即“党的群众门路”、“三民”、“民族联合教诲月”、“平安建设”为晚会内容的文艺演出暨第十三次百日广场文明举止正在进行,当享有盛名的歌唱家古丽加玛力·吐尔地旷达热烈地唱道:“要来就到且末来,俏丽新疆等你来,且末俏丽等你来,俏丽且末等你来……”我们的脑海中,就深深烙上了对新疆且末无比美好的想象。 
 
  而我们为之心动的另有一个人,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肉孜·木萨。这位被本地人亲切称为“依格提”的且末人,从我们分解的那天起,就一直如数家珍地向我们陈说且末的以前、现在和未来。 
 
  “依格提”翻译成汉语即是男子汉、好儿子。我们听肉孜·木萨讲且末,犹如在听且末一个好客的儿子在深情向外人介绍他挚爱的家人,孔殷而热情。 
 
  他报告我们,且末三面环沙,被称为离沙漠最近的城市。可即是这个像黄沙环绕的沙海蜃楼里,山藏金玉,地出棉粮,牧产牛羊。他还特别自豪地说,这里民俗淳朴,汉族和少数民族融为一体,街边的店铺开到深夜,有的玉器店乃至彻夜开业平安无恙。这里的人们不知道什么叫掳掠、暴动、偷窃,即便自行车和摩托车忘记上锁,也不消担心车辆被盗……且末从1914年1月建县,风云变幻,历久常新,百年沧桑,如今己成为一个多民族辑穆相处的民族联合大家庭。近60年来,有过是非疑问,民事胶葛,但从未发生过一起恐怖暴力事件。 
 
  他还报告我们,且未人淳朴,善良,勤奋,他们在沙漠环抱中生计,注重园林绿化建设,努力营建良好的生态情况。“这里的风是我们用胸膛盖住的,沙是用脚踩住的,树苗是用汗水浇大的。”说这话时,肉孜·木萨的表情无比生动。我们于是得知,从1989年起,且末县在车尔臣河以东营建了闻名的河东治沙工程,采取喷灌、滴灌节水技术,人工制作了10万亩生态经济林。往日沙进人退,今朝人进沙退,沙漠孤岛变成了秀美绿洲,并荣获“天下绿化先进县”,让世人另眼相看。
 
  “你知道我们且末人最崇尚什么样的品格吗?”肉孜·木萨冷不丁向我们提了这么一个疑问,让我们有些摸不着思维,他开朗地笑了。在我们下榻的玉都宾馆,他给我们介绍了大厅里摆放着的一块硕大的和阗青白玉,它有1502公斤,产于境内南昆仑山麓,1995年发现,为此且末特修了一条21公里的山路,73人历时98天运回县城,成为“大世界基尼斯之最”。且未人即是在这方得天独厚之地琢磨出独特的“玉”品格:崇高,剔透、实在而灵性。 
 
  当我们笑问肉孜·木萨,“你说了这么多且末的事,能说说你自己吗?老百姓为何亲切地称你为且末国民的‘依格提’?”一提及自己,刚刚还滚滚不停不停的肉孜·木萨腼腆起来,变得不善谈了。我们只好从那天晚上广场的民心举止首先,在他生活、工作过的地方,一路寻访他的故事,等候深入分解且末国民的这个“依格提”。 
 
  真情服务老百姓 
 
  肉孜·木萨出身在且末,成长在且末,工作在且末,是土生土长的且末人;他青睐这方故乡,热爱这里同乡,一生守望着且末,纵然风云变幻,天赐良机,他也从未脱离过。 
 
  1956年6月,肉孜·木萨出身在且末县琼库勒乡克亚克力克村一个农民家里,排行老三。从小到大,他勤奋好学,一臂之力,先生和同窗都很喜欢他。1975年头肉孜应征参军,在队列参军时代曾奔赴吉木萨尔县参加抗洪抢险,荣获三等功。1980年复员改行,战友们都另求它途入城工作,他却两肋插刀地回到故乡。构造上分派他到巴格艾日克乡担任武装做事,三年后提升为乡武装部部长。固然身为军事人员,但他最体贴的是改变乡村落后面貌,但凡乡村建设大事,都带领全体人员参加。1984年关,他调到阔什萨特乡担任乡党委副布告。 
 
  这里处于戈壁沙滩,距离县城23公里,没有公路,全乡惟有一台疲塌机。身为基层干部,他无忧无虑。他抓的第一件大事即是修路。从1985年11月首先,他在全乡3100人中抽调出400余人,用坎土镘挖道,用毛驴车运料,苦干了3个月,建筑了一条13公里的公路。后来上级拨款4万元资助,他再修乡村道,3年后使得家家户户道路一切联通。 
 
  回顾这些年在乡村工作的历史,他没有过量地讲自己的成绩,而是讲了一个让他受益匪浅的人:1985年,这里突发大水,他带领100多个身强力壮的村民,日夜奋战30天,建筑了一座900多米的分水闸门,把县里下拨给几个乡的防洪物资一下子一切用光。当时他很自满,认为自己出色地实现了抗洪任务,满以为会得到上头的表扬,没想到被阿不拉·卡迪尔县长狠狠“克”了一顿,说他精力固然可嘉,但是没有大局分解,怎么能惠顾着自己一个乡,告诫他年轻干部一定要有全局分解才气担当更重的重任。首先他还不平气,后来看到别的几个乡防洪物资短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去赞助,他才知道自己错了。他很崇敬这位维吾尔族县长,当时且末县在他的带领下,领先获得了天下绿化先进县。肉孜坦言,老县长的教导,对自己后来的成长赞助很大。 
 
  肉孜在英吾斯塘乡任乡长,曾先后与五任乡党委布告搭档,相处都很融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搭档中有的提升,有的调动,而他在这里守望了8年,没有任何奢望异想,惟有一个有望,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英吾斯塘乡地处沙漠边沿,土地辽阔但缺水。经过认真研究,决意修条渠,引水浇地。1991年开工,他和三任搭档带领村民苦干,挖河床,捡石头,垒渠道,日就月将修了整整4年,一条长达9公里的英吾斯塘大渠实现,1995年关通水。荒原戈壁终究有水了!同乡们相拥而泣,肉孜流泪了!接着又加修了4条干渠,10万亩荒地一切配套浇灌变成绿洲。4年的艰辛,惟有他们自己知道。之后,他又鼓励各族同乡农牧结合,开展畜牧业,600人豢养了3万头牲畜,实现了每户5亩地,一头牛、两只羊。上级很高兴,县委布告找他发言,说构造决意调他到牧民鸠合地阿羌区当区长,那里需求一个有农牧经验的带头人,他答应了。 
 
  1998年2月27日,肉孜·木萨走马上任。他没有大会小会地高谈阔论,而是直接下基层,访问牧民家。走一步,看一步,27天走遍了整个牧区。可访问使他伤心透了,他没有想到位于昆仑山麓的阿羌区,栖息着巴州百分之九十的贫团户,他们过着60年前的生活,不要说和内陆比,即是和英吾斯塘乡比,起码也相差30年。最突出的疑问是吃粮难,全靠外地调拨。他很着急,再也不可以这么过!自己既然做了“带头羊”,就不可以推卸义务。他断然采取措施,第一步,教他们开拓荒地种庄稼;第二步,教他们学习技术和文明;第三步,带他们走出大山见世面。 
 
  拓荒地,建梯田,修防渗渠,全民齐上阵。农牧民用毛驴驮着麻袋运输,这里山高水低,坡地种庄稼缺水,于是引水开渠,把渠道开得窄些,让水快速不渗,种植地膜麦子棉花。三年开垦了7500亩地,种了5000亩麦子,不但办理了口粮、饲料、种子等难题,另有了余粮。县委很写意,把余粮按价回收,增加农家收入。以前吃粮难,现在吃不完,余粮卖成钱,谁个不喜欢! 
 
  固然办理了牧民的饱暖,但这里生活条件差,为了奔小康,肉孜·木萨“带他们走出去”的措施正契合了政府让同乡们搬迁的年头,国度发改委和扶贫办下拨扶贫费,每户7万元。身为区长,肉孜·木萨坚定不移抓搬迁。他亲自考查定居点,在上级支持下,初步确定:80户搬到库拉木勒克乡电站,100户搬到奥依亚依拉克,80户搬到英吾斯塘乡艾盖西铁日木村,140户搬到巴格艾日克乡,80户搬到阔什萨特玛乡,别的安置100家散户。用了整整14个月时间,花了1500万元修新房,盖洗手间,建羊圈,一边栽种树林,一边排碱。刚首先,过惯了游牧生活的牧民舍不得下山,搬迁难上难,大家有抵触感情,有的还开口骂人。肉孜·木萨不灰心,不气馁,一家一户上门,语重心长做工作。牧民们终究被感动了,500多户世代生活在山林中的牧民搬进了新房!肉孜及时建立了新村居委会,进行有序经管。如今,搬迁户过上了好日子,有房子,有车子,有票子。回首往事,肉孜·木萨感伤地说:“当时真的又苦又累还挨骂,但费力值。特别是骂过我的人,每当见到我都要说‘区长,对不起,拉我们下来对着哩!’而现在仍居住在山区的人,见到我则高声呼叫:‘区长,把我们也接下去吧,我们想!’我脱离了,但阿羌区仍按照当年的模式在推广开展。” 
 
  执法为民我担承 
 
  2001年3月,由于构造需求,肉孜·木萨被调到县国民检察院任党组布告、副检察长。长期从事基层行政工作的他,不谙司法工作,只好一切从“零”首先。他和检察长嵇友生是真正的“两个离不开”,他教他学维语、维文,他教他学汉语、华文。两人都获得了长足进步。而后他又深入学习法律常识,就任半年完全顺应新的角色,一干即是10年。在办案过程中,肉孜·木萨对案件的每一个究竟、证据都认真检察,严酷把关,通过查办案件为国度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103万元,袭击了犯法分子的嚣张气焰,有力地保护了且末县的社会政治稳定。